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說起芒果冰一定會讓人聯想到永康街,台北市整個芒果冰的熱潮就是在這一塊點燃戰火,至今仍方興未艾,甚至有擴大蔓延之勢。

思慕昔-02.jpg   

曾經喧騰一時的永康街芒果冰在夫妻反目事件落幕之後,創始原店「永康冰館」移至東區開新館,取名為「Ice Monster」,原址重新開幕時店名直接叫做「永康街15號」,可能怕紛爭尚未完全落幕會惹上侵權官司,或是一時之間還想不到好的店名吧,後來事件完全落幕之後這裡改名為「思慕昔 Smoothie」,並在離本店不遠處又開了一家分店,生意蒸蒸日上,人潮仍然絡繹不絕,生意似乎比打著「永康冰館」創始招牌的「Ice Monster」還要更好,可見得地點比招牌更重要,這也印證了地產投資專家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Location、Location、Location!   

思慕昔的招牌顏色還是維持老店耀眼的黃色,非常醒目,太老遠就可以看到,黃色也會讓人聯想到芒果黃澄澄的果肉,很容易引起食慾,尤其是在熱到不行的夏日,在附近逛街的人潮很難不被吸到這裡來排隊,於是不管白天或夜裡,這裡總是圍繞著一群等候的年輕人,甚至有人等不到座位,乾脆就站著吃。

思慕昔-01.jpg 

這一次,我約莫等了半個多小時,好不容易擠到空位,點了一客芒果冰就立刻品嚐了起來:

思慕昔-03.jpg   

有時候我還很懷疑自己怎麼對「吃」這件事那麼有耐心,會心甘情願排隊等候,也不過是一盤芒果冰罷了,不過當我吃到一口透心涼的芒果冰時,似乎一切的等候都已值得。 

新鮮的芒果加上冰淇淋、雪花冰、煉乳、還有各式各樣小點心的陪襯,讓原本就愛吃芒果的我更是難以抗拒,不過,吃來吃去好像芒果的味道似乎有點不像是最令人稱道的愛文芒果,雖然仍是鮮甜多汁,但少了愛文特有的香氣,或許是錯覺吧!

思慕昔-04.jpg   

不管如何,頂著永康街原創口味的光環,吸引了各國觀光客前來朝聖,生意好到爆,於是不只展店到二樓,還在永康街不遠處又開了一家分店:

思慕昔-05.jpg   

說真的,光是賣芒果冰就能紅到如此境界真是奇蹟,連附近幾家冒牌的「永康街芒果冰」也紛紛加入戰局。或許是「秃子跟著月亮走—沾光」,等著不耐久候的人群或是搞不清楚狀況的外地人,生意好像也還不錯,但是奉勸大家,還是耐心等原汁原味的「永康街芒果冰」,否則省了時間卻吃出一肚子氣反而會讓人失望不已! 

也不知這股熱潮會延續到何時,但至少已經旺了好多年,希望店家能珍惜這份福氣,持續用心經營,莫讓業績沖昏了頭,也不要再耍花招、搞噱頭,誠信經營,這才是愛吃芒果冰的食客最深切的期待! 

By Pongo @ Sept. 20, 2014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較於永康街人氣鼎沸的芒果冰朝聖人潮,這一家座落在光復南路上的芒果恰恰顯得有些冷清,但吃過的人都知道,這裡的芒果冰絕不輸給大熱門的永康街芒果冰!至少我覺得這裡的芒果吃起來比較像是純正的愛文芒果,不像有的店家名氣雖然響亮,卻在其中摻入其他品種的芒果,甜度、香氣和口感都差了一截。

芒果恰恰-01.jpg   

其實芒果恰恰算是「跨國連鎖企業」,除了台北、高雄之外,還拓展了許多海外據點,像是深圳、青島、吉隆坡、首爾都可以看到芒果恰恰,今年初還在原宿正式登陸日本,只是不知道在世界各地是不是使用道地的愛文芒果就不得而知了,反過來想,台灣人真幸福,如果你吃過其他國家的水果,你就會感謝台灣的果農,台灣的水果真的特別好吃!

芒果恰恰-02.jpg   

芒果恰恰-04.jpg

芒果恰恰-05.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大家都很熟悉德拉克洛瓦近800幅的油畫作品,但他所精心規劃設計的裝飾壁畫卻很少被傳頌,其實德拉克洛瓦最崇拜的藝術家是「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與「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兩人,尤其是米開朗基羅的「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壁畫,無論是「創世紀」或是「最後的審判」,德拉克洛瓦都賦予極高的評價,他還曾在手稿中提到「最後的審判 The Last Judgment」所表現的不只是米開朗基羅對Terribilita (強烈意志與憤怒) 的完美詮釋,更用孤獨與恐懼的氛圍來展現米開朗基羅特有的憂鬱氣質。基於這種崇拜與敬佩,德拉克洛瓦也一直期待有朝一日他也能創造屬於他自己的西斯汀教堂。

德拉克洛瓦-02-01.jpg   

前一篇文章結尾曾提到「德拉克洛瓦 Eugène Delacroix」以一幅「自由領導人民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獲得法國民眾廣泛的迴響,同時也因此接獲法國當局許多的邀約,這些邀約首先是在1833年受託負責法國國民議會「波旁宮 Palais Bourbon」中的「國王廳Salon du Roi」內部裝飾藝術的設計與繪製,這對原本就躍躍欲試的德拉克洛瓦而言無異是一次大好的機會:

德拉克洛瓦-02-02.jpg   

剛接獲這項工程任命時,德拉克洛瓦對裝飾藝術的範疇僅止於一知半解,但他想在Salon du Roi創造一個類似西斯汀教堂般永垂不朽的壁畫,於是他潛心研究「濕壁畫Fresco」,但接連嚐試數週之後,德拉克洛瓦仍無法掌握濕壁畫的技巧,於是只好改用他最擅長的油彩來繪製壁畫,然後再於油彩上加一層臘來保護,在他後續幾件大型的裝飾藝術作品中大多都是用這種方式來製作。 

德拉克洛瓦首先用四個主題來裝飾天花板,這四個主題分別是Justice、War、Agriculture、和Industry:

德拉克洛瓦-02-03.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奪愛」這間餐廳不只咖哩的口味一流,連店內的裝潢也是非常道地的印度風,吃慣了日式咖哩,今天想換個口味更重的印度咖哩,翻翻口袋名單,「奪愛」是印度咖哩名單上的第一選項,二話不說,搭上計程車便直奔這間位在仁愛路上的「奪愛」餐廳。

奪愛-01.jpg   

初聞「奪愛」之名有點不解,莫非店東「奪人之愛」?實際走訪才發現原來店名意思是「奪」天下美食之精華,「愛」環宇饕餮之雲集,非但沒有橫刀奪愛之意,反而是闡明店家對料理的用心與堅持,「奪愛」之名果然令人印象深刻。

奪愛-03.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春寒料峭,一場雨為空氣中帶來些許寒意,有好一陣子沒吃火鍋了,不知是嘴饞還是天涼,突然想吃火鍋,更何況在這個季節吃火鍋真的不用預約、也不用排隊,想吃就吃得到,於是就近找了一家精緻的健康火鍋店來大快朶頤一番。

魚歌燈火-01.jpg   

「魚歌燈火」是位於延吉街巷內的知名火鍋店,原則上是一人一鍋,也可以兩人共鍋,共鍋則需加收160元,可以加點其他食材來抵用,由於店家提供的基本菜盤份量十足,一個人真的會吃不完,因此如果是兩人同行,個人覺得共鍋比較划算,160元的共鍋費則可加點自己喜歡的菜色,反而吃得更開心!

魚歌燈火-02.jpg   

這次和朋友合點一鍋老闆娘推荐的人氣鍋王「超值海鮮拼盤」,這對於身為海鮮控的我可說是正下懷,可以食無肉,不能無魚蝦!

魚歌燈火-03.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德拉克洛瓦 Eugène Delacroix」是法國浪漫主義的代表性人物,雖然他所處的年代正是新古典主義當道的時期,但他用雄渾而帶有強烈情緒的筆法來取代新古典主義的細膩與工整,畫出一幅又一幅震撼人心的佳作,不僅成功地建立自己獨特的風格,同時也為西方藝壇引發出一股創新的潮流。

德拉克洛瓦-01-01.jpg   

德拉克洛瓦不喜歡畫聖經故事,反而喜歡取材自近代的文學作品,像是英國詩人「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蘇格蘭歷史作家「華特.史考特Walter Scott」、以及德國大文豪「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常會讓人感受到許多不同的情緒,有時激昂、有時感傷、有時義憤填膺、有時豪情萬千。

德拉克洛瓦-01-02.jpg   

德拉克洛瓦17歲時便受教於新古典主義大師「雅克.路易.大衛」的高徒「葛林Pierre-Narcisse Guérin」,但德拉克洛瓦很快就對新古典主義的制式畫風感到厭煩,反而對巴洛克時期「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繪畫風格大為欣賞,在他早期的作品中便可看出一些端倪,像是「the Virgin of the Sacred Heart」:

德拉克洛瓦-01-03.jpg   

這件作品沒有新古典主義所強調的細膩與完整,反而透出一些自由創作的情緒,像是天使並沒有趐膀,而在畫作下緣的百姓也並沒有流露出虔敬的感動,反而透出質疑的表情。 

1822年,24歲的德拉克洛瓦以一幅「但丁的渡舟 The Barque of Dante」入選巴黎的官方沙龍展:

德拉克洛瓦-01-04.jpg   

文章標籤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新古典主義在拿破崙的支持之下,由首席宮廷畫師「雅克.路易.大衛 Jacques-Louis David」領軍,開創了「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最輝煌的時期,大衛不僅主導了當代藝壇的主流,還在法國藝術學院開班授課,越來越多的畫家紛紛投入大衛的門下,其中較為出色的包括「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葛林Pierre-Narcisse Guérin」、「吉洛德特Anne-Louis Girodet」、「德羅艾斯Jean Germain Drouais」、「培倫Pierre Peyron」等人,現在我們就一同來欣賞「達魯廳 Salle Daru中這些新古典畫師們的作品。   

接續前面幾篇的介紹,我們就從大衛名作「荷拉第兄弟之誓 Oath of the Horatii」的左側繼續往逆時鐘方向看下去,首先在左上方的是「培倫Pierre Peyron」的作品「Death of Alceste」:

典藏羅浮宮-010-01.jpg   

這幅精緻細膩的作品是描繪1767年一齣十分經典的歌劇「Alceste」,故事是描述古希臘城邦「特薩利 Thessaly」的國王Admeto因重症而瀕臨死亡,Admeto的妻子Alceste便向神明祈求讓Admeto起死回生,太陽神阿波羅便降下神諭,告知如果有人願意犧牲便可換回Admeto的生命,於是Alceste就犧牲自己來換回丈夫的生命。死而復生的Admeto得知妻子用生命來挽救自己時更是悲痛欲絕,於是在妻子床起自殺以隨她共赴黃泉,太陽神阿波羅得知此一結局大為感動,於是賜給兩人重生來表彰他們之間堅貞的愛情。 

在這幅畫作下方的三件作品由左至右分別為大衛所繪製的肖像畫「Marquise dOrvilliers」:

典藏羅浮宮-010-02.jpg   

中央這一件同樣是大衛的作品「The Loves of Paris and Helen」:

典藏羅浮宮-010-03.jpg   

帕里斯和海倫的愛情故事是希臘羅馬神話故事中十分動人的篇章,故事大致是描述帕里斯愛上了最美麗的女人「海倫 Hélène」,雖然當時海倫已是斯巴達國王「墨拉奧斯 Ménélaus」的皇后,但美神阿芙蘿黛特還是施法讓帕里斯和海倫相戀,帕里斯更趁墨拉奧斯外出時便偷偷帶著海倫回到了特洛伊。墨拉奧斯發現後十分震怒,為了家族的榮譽,便向哥哥邁錫尼之王「阿伽門農 Agamemnon」請求,召集希臘城邦所有國王共組聯軍,集結了近千艘戰船,大舉向特洛伊出兵,並挑起了長達十年的「特洛伊戰爭Trojan War」,這段精彩的故事將來有機會再於「藝術與神話」系列文章中與大家分享。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九世紀初,拿破崙稱帝,由於拿破崙偏愛古希臘、古羅馬的英雄史詩,常自詡為亞歷山大大帝,1804年登基後更將自己塑造成太陽神阿波羅,宣揚智慧與和平,因此當時藝壇便掀起一股新古典主義的熱潮,其中又以「雅克.路易.大衛 Jacques-Louis David」最受到拿破崙的喜愛,還任命他為首席宮廷畫師,他也十分盡職地為拿破崙創作了許多作品來歌頌拿破崙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氣焰,而「達魯廳 Salle Daru」便是展示這些作品的聖殿

典藏羅浮宮-009-01.jpg   

緊接著上一篇所介紹的大衛自畫像,再往左側有幾幅大型油畫,這是大衛早期的畫作,首先看到的是「Lictors Returning to Brutus the Bodies of his Sons」,這件作品是大衛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期間所繪製的,他是當時的革命政黨「雅各賓黨 Jacobin Club」主要成員之一,這件作品是藉由古羅馬的英雄事蹟來為革命宣傳:

典藏羅浮宮-009-02.jpg   

這件作品中坐在左前方暗處的男子便是古羅馬英雄Brutus,他是西元前509年羅馬共和國的第一任執政官,但Brutus的兒子卻倡導推翻共和政權、皇室復辟,於是Brutus便來個大義滅親,犠牲了自己的兒子來確保共和政權。

典藏羅浮宮-009-03.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