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怎麼會永遠都如此青春而優雅?!

羅蘭珊-01.jpg   

記得不久之前歷史博物館曾與「瑪摩丹莫內美術館Musée Marmottan Monet」共同推出「印象經典.莫內」大展,當時便曾寫了一些文章介紹莫內及瑪摩丹莫內美術館,還介紹了印象派少數女畫家之一的「貝爾特.莫莉索Berthe Morisot」,莫莉索輕柔清新的粉臘水彩作品深受許多女性朋友的喜愛,今天就來介紹另一位同樣受到女性朋友歡迎的女畫家「瑪莉.羅蘭珊 Marie Laurencin」。

羅蘭珊-02.jpg   

巧合的是,瑪摩丹莫內美術館在去年(2013)也剛舉辦過羅蘭珊畫展,展出的作品大多來自於日本「東京瑪莉羅蘭珊美術館」,今年在中正紀念堂也正好與日本「東京瑪莉羅蘭珊美術館」共同舉辦了「唯美.巴黎—羅蘭珊畫展」,展期並不長(7/5至10/12),喜歡感性、浪漫、唯美風格的朋友千萬不可錯過。

羅蘭珊-03.jpg   

展出會場分為四個主題,分別為美好年代、流亡時期、瘋狂年代、及璀璨晚年,用時間的切割來詮釋這位女性不同時期的作品風格,也讓欣賞者能從中去感受羅蘭珊不斷努力編織的夢想:

羅蘭珊-04.jpg   

瑪莉.羅蘭珊作品的風格獨樹一幟,很難將她歸類為哪一派別,她是當時社交圈十分受歡迎的名流,與「畢卡索 Pablo Picasso」、「布拉克 Georges Braque」等立體畫派藝術大師相當熟悉,也曾參與野獸派所舉辦的沙龍展,因此也有些藝評將她歸為「立體畫派」或「野獸派」,但重點不在於此,瑪莉.羅蘭珊的作品真正吸引人的是在於她所流露出那種略帶憂鬱的靈氣,不管色彩或是線條,總是呈現出像抒情詩一般的迷情。

羅蘭珊-05.jpg   

文章標籤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多少次夢回希臘,那曾是綺麗的夢,溫柔的風,曾幾何時已逐漸在現實中淡忘,如今,竟在新竹南寮再度遇見愛琴海。 

多年前曾經到過希臘,雖然當時僅僅停留約莫兩週的光景,短短十幾天的旅程便讓我迷戀上那片南歐特有的藍與白,我還特地租了一部吉普車,穿梭在希臘一些不知名的小鎮,享受南歐鄉村的野趣,也真正體會到南歐小鎮村民的熱情。記得那趟旅程中我還曾經坐船到一個不知名的小島,在島上還租了一部越野機車來一趟環島之旅,那個島並不算大,環島一圈只花了兩個小時,恣意地讓愛琴海的風吹去心中長年久居的疲憊,短短十幾天的旅程最後只留下藍藍的天、藍藍的海,白白的沙、白白的牆,還有一顆變得柔軟的心。

地中海-01.jpg   

這次來到同樣是藍與白的南寮海邊,時序雖已進入盛夏,由於正值颱風過境,海風帶著些許的涼意,陽光躲著不肯露臉,整片天空抺著淺淺的灰藍,濛濛的水氣更增添了些許蕭瑟,也好,這種天氣反而驅走一些人潮,整個海邊變得安靜許多,少了人擠人,心情反而輕鬆自在。原本租了輛三輪腳踏車,沿著17公里海岸踩踏,奈何海風實在太大,狂打在臉上的刺痛真的讓人很不舒服,於是早早歸還了三輪車,改用徒步漫遊在堤防後的小徑。

地中海-02.jpg   

好幾次來到南寮,每次都是盛夏的陽光普照,海風中總是帶著略腥的鹹味和人群的喧鬧聲,艷陽下藍與白的建築和色彩繽紛的人群顯得格外地刺眼,那是青春的喜悅與活潑,也讓原本純樸的漁村增添了許多活力與熱情。只是沒料到,一個天氣的轉變,卻讓整個漁村安靜了下來,連原本設在外面的露天咖啡座也不見了踪影,少了人潮,空氣竟也蕭瑟了起來。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今天開始進入德儂館的「莫蘭廳Salle Mollien」。莫蘭廳和先前介紹過的達魯廳在內部裝潢上幾乎完全一模一樣,同樣也展示著許多為拿破崙歌功頌德的作品,所不同者,達魯廳皆為新古典主義作品,而莫蘭廳則以浪漫主義之畫作為主。

典藏羅浮宮-011-02.jpg   

拿破崙大軍横掃歐洲,不僅贏得了戰爭,同時也帶回了許多戰利品,其中包括近五千件的義大利、西班牙等傳世鉅作。他醉心於藝術,因此也找來一群法國知名的藝術家,一方面用藝術來宣揚他輝煌的功勛,另一方面也藉由藝術來安撫久經戰事蹂躝的人心。除了前面曾經介紹的雅克路易大衛之外,其中拿破崙最器重的莫過於「安東尼.格羅 Antoine-Jean Gros」。 

安東尼.格羅是「雅克路易大衛 Jacques-Louis David」的入門弟子,法國大革命期間,格羅造訪義大利佛羅倫斯(Florence)及熱那亞(Genova),在熱那亞認識了拿破崙的夫人約瑟芬,他隨著約瑟芬到米蘭與拿破崙會合,從此便跟隨著拿破崙的軍隊征戰移防。 

1796年,拿破崙率軍擊潰了奧地利的軍隊,佔領了軍事重地Arcole橋,這是一場卓越的勝利,拿破崙英雄式地帶著法國國旗登上橋頭,格羅則用畫筆記錄了這光榮的一刻,這便是目前存放在凡爾塞宮的拿破崙登上亞科橋 Napoleon Bonaparte at the Bridge of Arcole」:

典藏羅浮宮-011-05.jpg   

從這幅作品中可以發現格羅所繪的拿破崙臉型比較瘦削,而且眼神略顯憂鬱,與一般作品中所見到英氣煥發的拿破崙有些不同,但這一點反而切中拿破崙的心意,不僅大加讚賞,並立刻任命他為拿破崙的專屬畫師,邀請他隨著拿破崙的軍隊南征北討,隨時用畫筆來記錄拿破崙的英勇與愛心。 

受拿破崙之邀,格羅開始繪製一系列的作品,其中包括描繪拿破崙南征北討的英勇事蹟,以及頌讚拿破崙豐功偉業的政治宣傳畫作,這些作品目前雖然散佈在凡爾塞宮、羅浮宮、法國歷史文物館、法國藝術學院…等各個美術館中,但從羅浮宮所珍藏的幾件作品中仍可一窺格羅的功力。首先看到的是格羅在1804年所繪製的作品「拿破崙拜訪瘟疫區的雅法 Napoleon Bonaparte Visiting the Plague Stricken at Jaffa」:

典藏羅浮宮-011-06.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ough time don’t last,

Tough people do!  

那天晚上,在公館隨意吃過晚餐之後,難得不冷不熱的好天氣,信步走進台大校園,漫無目的地閒晃,學生不多,偌大的校園,在夜裡顯得格外的冷清。繞過傅鐘,穿過數學系館,老舊的校舍,斑剝的磚牆,反倒讓人的心緒慢慢沉靜了下來。

沙漠玫瑰-01.jpg   

對台大最深刻的印象是學生時代在這裡參加「大專盃橋藝賽」,記得當時比賽的裁判長是與連戰、陳履安、錢復等人並稱「四公子」之一的「沈君山」,公開室牌局結束後,在等待密閉室完成賽事之時,沈公子和我們參賽學生進行了一場指導局,當時有幸成為沈公子的Partner,我叫成了合約局,成了莊家,沈公子反成了夢家,那副牌並不好打,沈公子見我陷入長考,便移駕到我座位後方,看了看我手上的牌,輕聲在我耳邊說了一句:「雙擠」,冰雪聰明的我頓時意會了過來,於是在拔光王牌後,靠著長門牌組,順利擠牌而完成合約,沈公子不愧是橋牌高手,一眼洞穿全局,佩服。雖然之後我也去聽過幾次沈公子的演講,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次比賽,沈公子總是氣定神閒、談笑風生的雅士風範,至今我記憶猶新,也期許日後的我也能像他一般,在任何時候都是如此的悠然自得、自在瀟灑。

沙漠玫瑰-02.jpg   

走著想著,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新生南路口,街上人還不少,無意間撇見對街的一處小店,人潮眾多,「佬墨的日出Tequila Sunrise」,店名雖然取名為Tequila Sunrise,但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墨西哥料理餐廳,本想去湊個熱鬧,看看店門口人潮擁擠也只好作罷,不過,店名倒是勾起了我一些酒興,乾脆回家自己調點雞尾酒來喝也不賴。 

回到家中,翻了翻酒櫃,取出一瓶Tequila,再翻了翻冰箱,瓶瓶罐罐一大堆,卻獨獨少了柳橙汁,無法調出Tequila Sunrise,嗯,今天就來調一杯Deserts Rose 沙漠玫瑰吧。

沙漠玫瑰-03.jpg   

Deserts Rose其實是一種生命力十分強靭的植物,有玫瑰般一瓣一瓣圍繞著的花朶,在沙地上一樣可以存活,因此有沙漠玫瑰的封號。Deserts Rose雞尾酒是以Tequila為基酒,為了提昇口感及香氣,因此加了一些Triple Sec柑香白酒,等量的Lime則是讓酒帶點酸,糖水則讓酒帶點甜,微帶酸甜的滋味似乎一直是雞尾酒的主流口感,最受歡迎,尤其是女性朋友,就愛這種味道。接下來是調色澤,紅石榴汁帶出紅色,最後用鳳梨汁加到滿,整杯Deserts Rose就呈現十分討喜的鮮橙色。

沙漠玫瑰-04.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25年,當時年僅27歲的「德拉克洛瓦 Eugène Delacroix」便開始遊歷各國,一方面拓展視野,一方面也企圖為自己的繪畫尋找不同的題材。首先他來到了英國,除了拜訪當地知名的肖像畫家「湯瑪士.羅倫斯Thomas Lawrence」以及水彩畫家「理查派克.伯明頓Richard Parkes Bonington」之外,德拉克洛瓦此行卻意外地成為英國詩人「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粉絲,莎士比亞作品中所堆疊的憂鬱氛圍也全都表現在他的畫作當中,其中德拉克洛瓦最喜歡的便是「哈姆雷特Hamlet」:

德拉克洛瓦-03-01.jpg   

哈姆雷特是莎翁筆下著名的王子復仇記,描述丹麥王子哈姆雷特的父王遭叔父「克勞地Claudius」毒害,顯靈要哈姆雷特為他復仇,於是哈姆雷特展開一系列精心策劃的復仇大業,上面這件版畫作品是描述哈姆雷特與同窗好友何瑞修 (Horatio) 經過正在掘墓的雷提斯(Laertes),雷提斯正準備埋葬妹妹歐菲莉亞(Ophelia),歐菲莉亞曾愛上哈姆雷特,但她只是哈姆雷特復仇計劃中的一顆棋子,歐菲莉亞傷心之餘失足落水而亡,雷提斯因此而與哈姆雷特決鬥,最後兩人在決鬥過程中雙雙死於毒劍之下。

德拉克洛瓦-03-02.jpg   

另一位令德拉克洛瓦醉心的文學巨擘便是德國大文豪「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尤其是歌德所寫的「浮士德Faust」更是讓德拉克洛瓦大為傾心,也以浮士德為主題創作了許多的作品:

德拉克洛瓦-03-03.jpg   

「哈姆雷特Hamlet」和「浮士德Faust」都是悲劇,而且後來都被翻寫成歌劇,前者是為了報殺父之仇,而後者則是描述一位博學多聞的士紳「浮士德Faust」為了追求更完整的人生,用自己的靈魂向魔鬼換得了邪惡的能力,在經歷了縱慾、歡樂與痛苦之後,最後終於領悟了人生真正的意義。

德拉克洛瓦-03-04.jpg   

而接下來這件德拉克洛瓦1826年所繪製的「The Combat of the Giaour and Hassan」則是取材自英國詩人「拜倫 George Gordon Byron」的作品「the Giaour」:

德拉克洛瓦-03-05.jpg   

詩中描述的是土耳其的富豪Hassan,因為不滿小妾Leila愛上了Giaour,因此將Leila殺死之後棄屍在河裡,Giaour為了替Leila報仇而向Hassan挑戰,最後Giaour雖然殺死了Hassan,但卻也為了Leila之死而懊悔,最後決定遁入空門來為她贖罪。 

另一件畫作也是取材自拜倫的詩集「the Bride of Abydos」,詩集中描述土耳其統治者Giaffir的兒子Salim愛上了同父異母的妹妺Zuleika,但卻受到Giaffir的譴責。後來Salim得知Giaffir其實是殺父仇人,並將此事告訴了Zuleika,並且誓言要為父報仇。這段故事最後的結局是Salim復仇失敗反被殺害,Zuleika也因傷心過度而過世,只留下孤獨的Giaffir為他一生所作所為而懺悔。

德拉克洛瓦-03-06.jpg   

德拉克洛瓦-03-07.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紫色的空間裡享受一份典雅自由的閑情

YUMMY-01.jpg   

YUMMY私房料理是躱在新竹巷弄間的一間小餐廳,說它是私房料理可一點也不為過,即便是在地的新竹人,知道的人也並不多,賓客幾乎都是口耳相傳,一吃成主顧,因此在這裡用餐彷彿就像到親朋好友家作客,熱絡而不喧鬧,讓人倍覺溫馨。

YUMMY-20.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自從敦南誠品附近的「涓豆腐」就在距離原來店面不到三十公尺的巷內開了一家新的分店後,「涓豆腐」似乎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幻想,雖然還是經常客滿,但昔日一位難求的盛況已經得到疏解,只要不是週末假日,平日來用餐通常只需稍微等候一下就能順利吃到這間韓國第一大嫰豆腐煲專賣店的超級美味。

涓豆腐-01.jpg   

今天一時興起,又想再來「涓豆腐」嚐一嚐令人難忘的韓式豆腐鍋,當下便和友人商量:現在才傍晚六點多,應該不需要等太久吧,走進店裡一問,果然還有空位,喜出望外之餘兩人就很豪氣地點了份量十足的「雙人優惠組合餐」。

涓豆腐-02.jpg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