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越多,從容越難。累了,倦了
卻怎麼也停不下來
心情終於遠離城市裡,下著眼淚的天空
螢光試探說著晚安,終於我在星光下找回入睡的簡單。

自從投入職場之後,在工作與生活的壓力下,日復一日地重複著相同的公式,久而久之,每一天都像杯白開水一般淡而無味,日子久了,竟也習慣了這種平淡與枯橾,常常覺得自己的日子已經很忙了,真的再也擠不出時間去做一些多餘的事情,心裡總想著,現在是過渡時期,等過一陣子比較空閒的時候,我一定要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終於驚覺我要的不只是這樣,「等過一陣子比較空閒」似乎從來就不曾發生,每天只會比前一陣子更忙,更抽不出時間,從那一刻起,我才發現,不是有沒有空閒的時間,而是願不願意給自己一些空閒的時間,於是,我決定忙裡偷閒,於是,我開始追尋生活中的香醇與濃郁,於是,一切開始改變…

起了個大早,因為今天我決定要吃一頓浪漫的早餐。

其實,為了設計這一頓特別的早餐,前一天晚上睡覺前,我在ezPeer下載了幾首Jazz的經典歌曲到手機中,像是Oscar Peterson的Sometimes when we touch、You needed me、Yesterdays,還有的To know you is to love you…都是我學生時代最喜歡的曲目。

然後在書架上選一本Richard Brandt寫的「Inside Larry & Sergeys brain」(這本書也有中譯本,是由天下雜誌出版的—Google為什麼贏?)

接著,到餐具櫃選一個精緻的咖啡杯,雖然咖啡廳所提供的馬克杯或紙杯也不錯,但我比較喜歡瓷杯的質感,杯緣比較薄,接觸嘴唇的感覺也比較輕柔光滑。再選一根小湯匙,這樣就可以不用店裡提供的木製攪拌棒,金屬材質既美觀又環保。雖然這些都是小細節,但生活的品味就藏在細節當中,不是嗎?

取出懷中瓶,斟入一些蘇格蘭威士忌,準備由自己來現調一杯英式咖啡。

想了一想,又回到書房,選了另一本書:柯淑卿寫的「一隻蝴蝶飛過」,之前選的「Inside Larry & Sergeys brain」比較偏商業,又是原文書,讀起來比較吃力,這本純文學,輕鬆的散文,兩本都帶,到時候會閱讀哪一本視心情而定。

一切準備就緒,懷著愉悅的期待,一夜好眠…   


 
今天比平常早了一個多小時起床,腦袋還真有點昏昏沉沉的,還好前一天晚上已經準備妥善,否則一大早一定會出現混亂,反而弄亂了節奏,搭捷運、換公車,每天上班單趟也將近一個小時,一如往常,通勤時間我會聽當天的Wall Street Journal的新聞,每天自動download最新的 WSJ 新聞集錦到我的iPod夾子機,由於時差的關係,其實是前一天的新聞,記者播報的速度有點快,而且一則一則的新聞片段切換又快,幾分鐘前還在APEC領袖會議,稍不留神,就已經切換到土耳其的洪災、泰國的水患,剛開始還聽不太懂,一兩年下來,每天早上都聽,英文聽力進步不少,一邊吸收新知,一邊學習英文,又能打發通勤時的無聊,充份利用時間,這是時間管理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真的好早,台北市也好像剛從熟睡中漸漸甦醒過來。還不到七點,通勤時間比平常少了近十分鐘,而且公車上的人比較少,容易有座位,早起的好處還真不少。

公司附近有85°C,有星巴克、丹堤、典藏咖啡,今天還是選了我最常去的丹堤,希望二樓靠窗的座位還空著。點了一份90元的早餐,環顧了一下四周,平常電視都會播放MLB的Live球賽,今天是洋基對上紅雀,應該是重播,MLB球季此時早已結束,店裡的人不多,大部份都低頭吃著早餐,沒有人在看電視。

端起餐盤,信步走向二樓窗邊的座位,推開窗,讓風鑽進來,記得早期金韻奬有一首民歌:鄭怡的「風中的早晨」,或許也有著相同的輕鬆暢快。將咖啡倒入瓷杯中,再滴些威士忌,戴起耳機,翻開書,在 Jazz 和 R&B 輕鬆又放任的旋律中開始進入忘我的享受。

好一個自在而又悠閒的早晨…

偶而抬起頭,瞥見斜對角的一對高中生,併肩坐著,好像在討論功課,男生專注地在紙上振筆疾飛,女生則側著臉,一隻手托住左臉頰,似乎若有所思,從她深鎖的雙眉,我想他們應該是在討論數理方面的題目吧,女生一向都比較害怕數理方面的功課。

現在當紅的電影: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當中也有一幕男女主角一起温習功課,只是場景換成了教室,兩人之間似愛非愛的情愫挑起了多少人的回憶,整部電影沒有華麗和激情,卻一直延續著温馨而平淡的浪漫。

帶著耳機,我聽不見他們在交談些什麼,但是這一幕畫面,配上Oscar Peterson喃喃自語似的唱腔,感覺好像是一部學生電影配上柔美的背景音樂,彷彿自己也回到青澀的那個年齡,只要考完試就天下太平了。

說起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這首歌,原唱是 Dan Hill,沙啞的嗓音,時而低迴、時而激昂地交雜著對愛情的渴望與無奈,這首歌一直迴盪在我的內心深處,最經典,也塞滿我最多的回憶。

有一首中文歌,林憶蓮的「聽說愛情回來過」,歌曲的旋律和這首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有些神似,面對逝去的愛情同樣無奈,小天后蔡依玲後來也曾翻唱過,韻味上就少了林憶蓮的滄桑和楚楚可憐,或許人生的經歷不同,詮釋的方向也有所分別。

這次我選的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是由 Oscar Peterson 所演唱,帶著一點藍調曲風的 R&B,柔柔的像微風般的唱腔、自由而流暢的鋼琴伴奏,聽不到撕裂的呻吟,卻多了自言自語般的呢喃,很容易就把每個人帶回到記憶的深處。

每個人都是如此,長大了,成熟了,卻忘了生活中最簡單的浪漫,人生的每一階段都承載著不同的壓力,許多人選擇認真地扛起這些壓力而放棄最簡單的放鬆,他們說這叫做責任,努力去創造更美好的明天,卻忽略了其實你是活在今天,每一個今天都是邁向成功的過程,在努力創造明日成就的同時,何妨享受今日的成果,只要用心,簡單的生活也可以變得很有品味,懂得在過程中享受每一天的細節,將會讓成功更具意義,何不就從今天起,在為明天而努力的同時,好好享受今天的美好!

只要用心,生活的品味也能輕鬆擁有…

By Pongo @ June 02, 2012

註:本系列 (生活好品味) 所附照片一部份採用自網路,未註明出處,敬請見諒,若有違反著作權,煩請告知,當即刪除,謝謝

 

創作者介紹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c
  • ~推~ ~這種從容.自在....悠閒....讚!~再忙~也要喝杯咖啡,雖是老詞~卻粉貼切.... :)
  • 對啊!有浪漫的心情自然會遇見浪漫的事。
    謝謝推文

    彭哥 (Pongo) 於 2013/09/06 21: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