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是什麼樣的滋味,問「歌德」最知道,若不是初戀的那段纏綿與刻骨銘心,世上就少了一位多情的詩人。

歌德說:「20歲的戀愛是幻想,30歲的戀愛是多情,人到了40歲,才開始真正體會柏拉圖式的愛情。」

那天,高中時期的好友Jason約好一起吃晚餐,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不知該聊些什麼。

一見面,我就發現我的顧慮完全是多餘,你還是像高中那時一樣,話匣子一打開便趕走所有的生疏,從合唱團、排球、一直聊到校刋編輯,你一直淘淘不絕,很快的就把我帶回那段日子。一頓飯的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你似乎意猶未盡,我們決定找個地方喝點小酒,繼續聊。

走在長長的紅磚路上,街上的人還蠻多的,彼此擦肩而過時還會面無表情的淡淡瞄對方一眼,你突如其來的問了一句:「還記得你的初戀情人嗎?」。我先是怔了一下,腦海中浮現一個人影,那算是初戀嗎?

小貞是高中時認識的一個女生,我是糾察隊,她是儀隊,在一次慶典上認識,她表演操槍,我當時協助維持秩序,在休息區聊了起來,很有好感。後來,班上辦了幾次舞會,我是DJ,小貞不會跳舞,就陪我放唱片,聊得多了,彼此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了。

 

我和她的學校在同一條街上,公車只差一站的距離,但她家住南京西路,我則住在龍泉街,方向不同,其實見面的機會並不多,信倒是寫了不少,比較像是筆友。她字跡涓秀、文筆流暢,信封信箋都是自己手工製作,有時還會畫一些插畫。就這樣,魚雁往返,不像是在談情說愛,反倒有一絲才藝PK的味道。

 

我們都喜歡聊天,偶而,我會牽著腳踏車陪她走回家,在家門口聊到天黑,然後我再騎車回家,回家後就寫信,繼續原先的話題。這算不算是戀愛,我也不知,只知道我很欣賞這個人,有一點點心動。

唯一的一次約會是在新竹,我的老家住新竹,假日我常常會回去,有一次,她說要從台北來找我,我到新竹車站接她,我們逛了逛新竹的城隍廟,吃了最有名的摃丸、米粉,然後搭新竹客運到青草湖走走,只記得那天我們都淋了雨,其他的記憶都已經好模糊、好模糊。

走著想著,Jason和我很有默契地轉入延吉街的一條巷子,鑽進一間小小的PUB,或許是時間還早,店裡人不多,Bartender小周招呼了一下,便又縮回一間更小的廚房,我和Jason便坐在吧枱邊,回一回神,我問Jason:「那你呢?你還記得你的初戀情人嗎?」

Jason詭異地笑了笑:「你是說阿潘嗎?我都快忘了她的長像,不過我倒還記得你的初戀情人,清清楚楚,她比較漂亮,臉上還有塊胎記,但還是很美」。

臭小子,記得的比我還要清楚,我也要回敬一番:「阿潘也很不錯啊,鋼琴又彈得很棒。個子小小的,單眼皮,笑起來好甜,超級卡哇意吶」。高二時參加合唱比賽,阿潘是我們班上找來的伴奏,我是指揮,Jason是我的死黨,他們兩人「順理成章」就成為一對,說起來還要感謝我才是。

小周終於從那間狹小的廚房鑽了出來,還端上一盆爆米花。

「小周,幫我灑點Cheese粉吧,這爆米花沒什麼味道!」Jason點了一杯Red Hot Martini,我想了想,初戀的滋味就像可爾必思,一點點酸、一點點澀、滿滿的甜,嗯,那就來一杯可爾必思味道很濃的Cooling吧!

小周給了一個眼色,挑了挑眉毛,蹲下去從櫃子裡取出了一瓶Golden Dry Gin,淡淡的說:「這瓶倫敦辛辣琴酒是我自己喝的,難得老朋友相聚,嗆一點,香味陳一點,值得嚐一嚐」。說著說著,隨後轉過身去,在架子上熟練地選了一瓶Cassis、一瓶白薄荷酒、一瓶紅石榴汁,舀了半杯的冰塊倒入雪克杯中,熟練地注入三種酒,沒有用盎司杯,但份量看起來抓得還蠻精準的。

Jason繼續說:「可是阿潘的爸媽管得好嚴,我連電話都不敢打」,低著頭想了一下,「我找了我妹妹幫我撥電話給她,但最後也是被拆穿了。」側著身,我看不到Jason臉上的表情,似乎也對高中那段日子有一些些的回憶。

是哦,當時沒有手機,打電話要先通過對方父母的把關,還好我冰雪聰明,我不打電話,我寫信。

小周取出Pilsner杯,將檸檬片沿著杯口塗了一層,迅速地在鹽盤上轉了一圈,裝了半杯的冰塊和四分之一杯的可爾必思,然後將shake杯中的酒注入,一連串的動作,熟練到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高三那年,我和小貞還是一樣用寫信來維繫彼此那份相惜的情傃。有一天,她信中說,她們全家要移民到巴西,她一直不想讓我知道,隔天就要離開,我有點措手不及,她沒留下新的地址,也沒說再見,就這樣,結束了一段還沒開始的戀情,只留下我手邊還來不及寄出的信。

好不容易把思緒拉回當下, Cooling已經直挺挺地站在吧枱上,雪鹽杯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閃一閃的,Jason又開口了,同一個話題:「其實我比較喜歡你的初戀情人。」

喝一口Cooling,甜甜的薄荷味,沁涼入心,差點沒讓我笑出來:「怎麼了,暗戀我的初戀情人?」

「儀隊吔!又漂亮,多少人暗戀她,又不只是我」

其實我也知道,當時的她追求者眾,只是沒想到Jason也是其中之一:「那你怎麼沒告訴我?」

「跟你說什麼?要你讓給我?還是參一咖?!」

「說得也是」又喝了一口Cooling,「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是咖,那談得上讓不讓」

「不過,說真的…」

不過,說真的,這樣一段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甜蜜算不算是初戀,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永遠會記得那一段心動的日子。

By Pongo (Aug. 06, 2017)

註:本系列 (微醺的滋味) 所附照片均採用自網路,未註明出處,敬請見諒,若有違反著作權,煩請告知,當即刪除,謝謝

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未成年請勿飲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彭哥 (Pongo) 的頭像
彭哥 (Pongo)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