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我是天才,所以我沒有死亡的權利   - 達利

說起「達利」這號傳奇人物真是說都說不完,他總是讓人意想不到,他的作品總是讓人啼笑皆非,最不可思議的是「達利Salvador Dali」自始至終都堅持他是「超現實主義的天才」:

雖然「天才」二字很難得到別人的認同,但自封為天才並以此到處宣示,也足以見得達利視社會賢達如無物的狂妄個性,至於將自己歸類為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家,原本無可厚非,但達利卻被超現實主義的創始人「安德烈·布列東André Breton」逐出門牆,不承認達利是屬於超現實主義這一掛的。達利卻絲毫不為所動,仍堅持他身為超現實主義天才的神聖角色,用他高人一等的行銷手法,反而將超現實主義推向極致高峰,使得超現實主義成為當代的主流,且對後續的藝術發展產生巨大、廣泛而且深遠的影響,這一點倒是早先將達利從超現實主義中除名的布列東所始料未及的。

現代美術的三大巨擘:達利、畢卡索、馬諦斯,引領二十世紀的藝術創作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馬諦斯用顏色與形狀的結合,創作出「野獸派」動人的色塊,畢卡索以不同時空的視覺平面創作出「立體主義」的三度空間思維,達利則是將視覺引入夢境般的精神層面。三個人用三個不同的角度來詮釋藝術,也用三種不同的表現手法,將二十世紀至今的現代美術帶入一個永無止境的自由空間裡。

「超現實 Surreal」原意指的是浮誇,它並不是「現實」的反義字,而是從現實出發,從現實延伸,它是一種流動與自由結合串連的概念,是隨興的,卻是有著豐富的內涵。而「超現實主義 Surrealism」其理論背景則源自於「弗洛伊德 Sigmund Freud」的精神分析學說和「帕格森 Henri Bergson」的直覺主義,同樣是從現實延伸、自由流動與結合串連,尤其強調直覺和潛意識所發展出來的認知,不需合乎物理科學的論述,也不需經由邏輯的驗證,所以可以充份發揮創作的自由度,因此在許多超現實主義的作品中也常能發現驚人的想像力。

若說達利是個瘋子,指的應該是達利荒誔到了極點的行徑,但觀其作品,反而會讓人肅然起敬。他的作品充滿了幽默,也充滿了智慧,他用最犀利、最詼諧的角度來批判當前的社會,用幾近諷刺、嘲笑的口吻來恥笑人們的愚蠢,另一方面又在創意和行銷作為上,指引了許多新的方向。姑且不論他到底是瘋子或是天才,達利對現代藝術和生活時尚的鉅大影響卻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達利是西班牙人,他出生於一個富裕的家庭,父親是一位十分嚴厲的律師,常常對著達利咆哮,達利很怕他的父親,常常獨自一個人躱起來,這種壓迫感也造成他內心的恐懼和不安,這種孤獨與恐懼的陰影始終揮之不去,我們常常會在達利的畫作中感受到這種情緒,像這幅1950年所繪的「Dali at the Age of Six」,描繪的便是六歲時的自己,在一個廣闊無邊的沙漠中充滿好奇又小心翼翼地掀開大地之幕,不敢驚動尚在沉睡中的狗:


達利的母親則是十分的袒護著達利。達利原本有位哥哥,但出生一年多便夭折,達利五歲時被父母親帶到哥哥的墓前,父親告訴他說:「你是你哥哥的轉世 (reincarnation)」,這句話讓達利深信不疑,且對達利的一生影響深遠,這個幻影經常出現在他的畫作中,甚至在1963年他還畫了一幅「哥哥的畫像 Portrait of My Dead Brother」來紀念他的哥哥:

達利也曾在自傳中提到:「我做的所有離經叛道的怪事,所有前後不一致的行為,都是我命中註定的悲劇。我想要證明自己不是死去的哥哥,而是活著的人。像神話裡卡司特和波拉斯,我得殺死哥哥,才能為自己取得不朽。」 

達利從小就喜歡畫畫,他生長的地方便是他創作題材的來源,西班牙費格拉斯 (Figueres) 怪石嶙峋的海岸便是他想像的天堂,這些海岸邊的怪石從某個角度觀看,常會有不同的形狀,有時候像犀牛,有時則像駱駝:

我們都曾經有許多次「看雲」的經驗,雲朵輕輕飛過天際,變幻莫測的形狀,乍看之下你總會有許多的聯想。小時候,我總喜歡躺在屋頂陽台上,看著天上緩緩飄過的雲朵,讓想像隨著雲朵的變幻而任意飛翔,幻想著那可能是一顆心、可能是愛神、也可能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

可能是星際大戰中的尤達 Yoda、也可能是天馬行空:

雲朵依然只是雲朵,所有的想像都來自於我們原本就十分熟悉的事物,這種聯想其實就是直覺和潛意識的自由流動與結合串連,而達利的許多創作靈感便是來自於故鄉海岸邊的怪石。像是達利最有名一幅作品「The Great Masturbator」,其靈感便是來自 Figueres 岸邊的一座怪石

這一座怪石幾乎成了達利作品中的常客,像是下面幾件達利的作品也隱隱展現這個特殊的造形:

達利從小就喜歡畫畫,在接觸到超現實主義之前,達利也和一般「正常」人一樣,從最基本的素描與寫生開始,在他年僅15歲時便畫了一幅 Figueres 城內的風景,充份展現了他繪畫的才能:

16歲時,達利的母親過世,達利便離開故鄉來到了馬德里,一開始學畫時走的是寫實路線,「The Basket of Bread」便是此時期的代表作:

或許在達利內心深處永遠潛藏著恐懼、孤獨、轉世的靈魂和海岸怪石,在學校期間他便以各種怪異的行徑來滿足他強烈的表現癖,他深信自己是天才,天才總是與眾不同,因此無論外界如何抨擊他的行為,他仍然活在自己的幻想當中。

在馬德里期間,他接觸到義大利畫家「傑利柯 Theodore Gericault」的作品,那畫作中所傳達出強烈的悲憫情緒讓達利受到非常鉅大的震撼,從此,他也要把他自己內心中的恐懼、孤獨、狂想、幻夢也一一呈現出來,不只透過與眾不同的行為,更要透過他的畫作、他的一切。

1928年達利來到當時藝術創作的天堂:巴黎。在這裡他認識了「立體主義」的「畢卡索 Picasso」,也嚐試了一段時間的立體畫派風格的創作,其中較有名的算是「Venus and Sailor」,但他並不喜歡立體畫派。

1929年開始,達利接觸到超現實主義,從此他的畫作開始出現了超現實主義的風格,他總是把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具體事物任意地誇張、變形,創造一種介於現實與幻想、具體與抽象之間的「超現實境界」,但或許是由於他怪異的行徑和誇張到近乎瘋狂的思想,使得超現實主義的創始人布列東始終不肯承認達利是屬於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工作者。

達利的作品除了傳達無理性、瘋狂和一定程度的內心世界外,同時還反映著人們的幻想,這些妄想、夢境不應受到理性的控制。達利承認自己受到弗洛依德的影響很大,他深信弗洛依德所揭示的個人夢境與幻覺,他也致力於將他的夢境與幻覺忠實的呈現出來。

藝壇中不乏瘋子,梵谷是紅瘋子,羅特列克、傑利柯、畢卡索、卡拉瓦喬也都有著與眾不同的個性、脾氣、或者是偏離常軌的怪異行徑,但他們都成就了藝術領域中的非凡創新,正如同達利所說的:「我與人類的唯一區別,在於我是瘋子,我和瘋子的唯一區別,在於我沒有瘋」。

達利並沒有瘋,他所有的驚世駭俗都只是幻象的具體呈現,他曾說:「我的作品都是忠於潛在意識的自我」。從此,一位超現實主義的天才誕生了,他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感和創意不斷地為藝術領域帶來驚喜,他瘋狂的行為舉止也不斷吸引著世人的眼光,他的作品不斷刺激著二十世紀的藝壇,創作的空間更加遼闊,各式各樣的新銳創作家也像雨後春筍般地冒出頭來,他不僅僅是一個永不休止的話題,也催生了二十世紀多元而充滿幻象的思維。

By Pongo (Dec. 21, 2012)

註:本系列 (藝術與大師) 所附照片均採用自網路,未註明出處,敬請見諒,若有違反著作權,煩請告知,當即刪除,謝謝

 

創作者介紹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