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頭野獸,它被文明社會的規範所束縛著,直到有一天…

法國,是我心目中最浪漫的國家,無論是人文或藝文、時尚與精品,醇酒與咖啡、城堡與花香,從楓丹白露到普羅旺斯、從蔚藍海岸到塞納河畔,宮庭、花園、美術館,山川、流水…法國到處都洋溢著迷人的風情,也孕育出無數的藝術大師。

法國南部的蔚藍海岸 (Côte d'Azur) 總是在艷陽下展現它迷人的丰采,碧海、藍天、鮮花、微風,自印象派以來,南法就成了藝術家們追求理想與靈感的勝地,一年中超過三百天的陽光,也讓所有的色彩鮮活了起來。

尼斯 (Nice),法國第五大城市,南法的一個旅遊重鎮,位於法義邊境,光是尼斯境內便有超過六十間大大小小的美術館,可說是蔚藍海岸最耀眼的一顆珍珠,1917年,野獸派畫家「馬諦斯 Henri Matisse」被這裡傳說中耀眼的陽光所吸引來到了尼斯,但他初次造訪此地時,說也奇怪,終年難得下雨的尼斯卻連續下了將近一個月的雨,就在馬諦斯失望地要離開時,天氣突然放晴了,撥雲見日的尼斯,金黃色的陽光讓期待已久的馬諦斯心神為之一振,馬諦斯立刻就愛上這個城市,從此落腳定居在這個安靜的陽光之城,直到1954年去世,他就一直生活在這裡。


馬諦斯美術館是十七世紀義大利式建築風格的別墅,座落在尼斯近郊的 Cimiez 山丘上,古典的磚紅色牆面配上米白色的窗沿,高雅而莊重:

這裡收藏超過300幅馬諦斯的油畫及素描作品,還有近300件的雕刻及雕塑,來到這裡便可以欣賞馬諦斯不同時期的畫風,其中最珍貴的便是馬諦斯的第一幅創作:「書與靜物 Still life with Books (Nature Morte aux Livres)」、剪貼畫「裸女四號 Blue Nude no. IV (Nu Bleu IV)」及「海浪 The Wave (La Vague)」:

在尼斯期間的馬諦斯不再追求自由、也不再逃避不安,反而開始轉變成為追求平衡、純潔與自在的一種寧靜,這些心靈上的轉變也充份顯現在他晚期的作品中。在他過世之後,法國政府便將其位於尼斯的豪宅改建為馬諦斯美術館,並將館中所有傢俱佈置成馬諦斯工作當時的原貌,讓觀賞者能更貼近馬諦斯創作當時的情境。

在馬諦斯美術館中所收藏的藝術品雖然不多,但基本上涵蓋了馬諦斯各個時期的作品,尤其是較為晚期的剪貼作品更是豐富而多變,現在就讓我們一同來欣賞其中幾件,首先是「秀髮飛揚 La Chevelure」:

馬諦斯有時候會直接用手將畫紙隨著腦海中浮現的圖像來創作,這幅「秀髮飛揚」便是一件徒手撕紙的「撕畫」,這件作品中的女生奮力躍向空中,四肢伸展開來,充滿了歡愉的情緒,像是為了一件令人興奮的事而雀躍不已!

其次是「The Odalisque with red box」以及「Little pianist, blue dress, red background」,這兩幅作品較趨近於後印象派大師「塞尚」的風格

另一幅「Maisons a Fennouillet畫的則是Fennouillet 的家:

「風雨中的尼斯 Tempete a Nice (Storm in Nice)」:

馬諦斯也曾有一段時間迷上了新印象派的點描畫法,「撐著陽傘的女人 Femme à l'ombrelle (Woman with Parasol)」便是其中之一:

馬諦斯的作品充份發揮了色彩的本質,在他的畫中,色彩不是用來模仿自然或表現光影,色彩本身就是主角,是繪畫的靈魂,所以他不會計較物體本身應有的顏色,反而透過更大膽、更直接的表現來引發更多的思考,這便是野獸派的典型風格,只可惜馬諦斯全盛時期屬於野獸派風格的作品大部份都被高價收購,在馬諦斯美術館中反而極為少數,但從許多懸掛的作品中仍可依稀感受到這種風格。

在馬諦斯美術館中還展出了其他許多馬諦斯的雕塑作品:


雖然馬諦斯全盛時期的作品大部份都被俄國的收藏家史坦因有計劃的收購,並陳列在俄國聖彼得堡的艾爾米塔齊美術館,如:「紅色餐桌」、「舞蹈」…等,但尼斯的這間馬諦斯美術館是馬諦斯生前的最後住所,這裡保留了他原有的居家佈置、傢俱,睹物思情,更多了幾分人文上的思考,讓賞畫的同時也能憑弔或聯想畫家當時的創作情境,算是馬諦斯美術館的一大特色,其中包括馬諦斯每次作畫所使用的「工具桌 Matisse painting table

以及馬諦斯最愛的「貝殼扶手椅 Rocaille armchair

還有一些馬諦斯喜愛的傢俱、陳設,也一一呈現在我們眼前,包括小方桌 (Pedestal)、炭盆 (Brazier)、小沙發 Bergere

馬諦斯在1941年因腸癌動手術,從此以後也改變了他的人生觀,病愈後的馬諦斯產生了一種自由與壓迫的矛盾,這種感受也明顯的出現在他最後的剪紙作品裡。

馬諦斯晚年的創作大大地超越了影像典型的概念,其中「爵士 Jazz」系列的版畫最具代表性。他用鮮明的顏料塗在紙上,再以剪紙的方式進行一系列的拼貼畫,這些作品在南法耀眼的陽光下更顯得出奇的鮮活,很難讓人聯想到這些作品是出自於一位重病纏身的老人,野獸派對色彩情緒掌握的淋漓盡致可見一斑。

走出美術館,來到了一處花木扶疏的公園,午後的陽光依然燦爛,或許是尼斯温暖的陽光,也或許是馬諦斯的心靈至此已完全釋放,因此我們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在他晚年的作品所呈現的不再是強烈的感情,也不再是戯劇性的痛苦,而是一種寧靜舒適的快樂。

其實最令人感動的馬諦斯就在離尼斯不遠的「旺斯 Vence」,這個位於普羅旺斯蔚藍海岸邊上的純樸小鎮,鎮上有一個小禮拜堂「Chapel of the Rosary」,走進教堂中,你就可以享受一個完整的馬諦斯感動,當陽光從彩繪玻璃透入,舞動在你內心的那一頭野獸反而安靜了下來,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沉靜,如此動人地讓人再也捨不得離開。

享受過馬諦斯的洗禮之後,如果還有體力,不妨到海邊走走,或者找一家海鮮餐廳好好享受一場美食饗宴,或者就在市區區到處逛逛,尤其是舊城區,你會發現這裡許多的建築仍保留著義大利的風格,畢竟這裡離法意邊境不遠,況且,這裡還曾經是義大利的屬地,如果你的行程是從義大利過來尼斯這裡,你甚至會以為自己還置身在義大利境內呢!

By Pongo (June 07, 2012)

註:本系列 (世界美術館) 所附照片均採用自網路,未註明出處,敬請見諒,若有違反著作權,煩請告知,當即刪除,謝謝

 

創作者介紹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