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走訪過德儂館的中央門廳「德儂沙龍 Salon Denon,今天則進入德儂館左側的「達魯廳 Salle Daru」繼續欣賞法國大型藝術畫作。

典藏羅浮宮-008-01.jpg   

達魯廳所展示的內容都屬於「新古典主義 Neoclassicism」的作品。在西洋美術史歷經了中世紀末的黑暗時期後,到了十四至十六世紀才在以達文西、拉斐爾及米開朗基羅為首的藝術家們共同掀起了近兩佰年的文藝復興運動,文藝復興時期所倡導的古典主義在進入十七世紀時逐漸轉變成誇張的矯飾主義、浮華的「巴洛克Baroque」及十八世紀的「洛可可Rococo」藝術風格,到了十九世紀初才又在學院派藝術家的主導下,展開對巴洛克和洛可可藝術的反動,希望重振古希臘、古羅馬的古典主義,反對華麗的裝飾,以返樸歸真的風格來突顯藝術的崇高象徵,這個以官方為主的學院派藝術家我們便統稱為「新古典主義」

典藏羅浮宮-008-02.jpg     

從「德儂沙龍 Salon Denon」進入「達魯廳 Salle Daru」,同樣是磚紅色的牆面,展示廳內有許多的巨幅畫作,甫一進入便被這宏偉的氣勢所震攝,現在就讓我們將這個展廳由右至左逆時針仔細巡禮一番。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這一幅大型畫作「The Apotheose of Homers」:

典藏羅浮宮-008-03.jpg   

這是新古典主義大師「安格爾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的作品,或許是受到「拉斐爾Raphael」經典大作「雅典學院The School of Athens」的影響,安格爾這件作品中的每一位人物也都是古代或當代的名人,正中央端坐著接受神格化加冕的便是主角「荷馬Homers」,前方台階上則坐著兩位女繆思,橘色衣服的是「伊里亞德Iliad」,綠衣則是「奧德賽Odyssey」:

典藏羅浮宮-008-04.jpg   

左邊穿藍衣的是「阿貝里斯Apelles」,手裡牽著「拉斐爾Raphael」,站在Raphael身旁的則是「維吉爾Virgil」,Virgil下方則是「但丁Dante」:

典藏羅浮宮-008-05.jpg   

其他如米開朗基羅、亞里仕多德、柏拉圖、蘇格拉底等人都在其中,另外還有當代的文學家、音樂家及科學家,他們都來參與荷馬的加冕大典,或許這些名人都純粹來觀禮,相較於拉斐爾雅典學院中的名人每位都各具特色,很容易從他們的動作或手中的道具辨識出身份,安格爾的這件作品似乎遜色不少。

典藏羅浮宮-008-06.jpg   

在這一畫作下方則是幾幅肖像作品,分別是「安東尼.格羅 Antoine-Jean Gros」所繪的「Count Alcide La Rivallière」:

典藏羅浮宮-008-07.jpg   

「雅克路易大衛 Jacques Louis David」所繪製的「Juliette de Villeneuve」:

典藏羅浮宮-008-08.jpg   

以及安格爾的兩件肖像畫Louis-François Bertin

典藏羅浮宮-008-09.jpg   

Count Louis-Mathieu Molé

典藏羅浮宮-008-10.jpg   

從安格爾這兩件肖像畫便可看出他作畫時純熟的技巧,把每一個細節都描繪得如此細膩生動,簡直可比高畫質的相機所拍攝的照片,這也是新古典畫派的一大特色。

典藏羅浮宮-008-11.jpg   

接著再往左移步,在上方的作品是由「François-Edouard Picot」所繪製的「愛神與賽姬L'Amour et Psyché

典藏羅浮宮-008-12.jpg   

愛神丘比特愛上了凡人女子賽姬,便請西風之神Zephyrus將她帶回天界,但賽姬是凡人女子,不能看見丘比特的盧山真面目,因此丘比特只能在晚上出現,到了天亮便得離開,上面這一幅作品便是描繪黎明時分丘比特匆匆離去時的場景。 

在其下方的三件展品則是安格爾為Rivière家族所繪製的肖像畫,Rivière家族是當時的名門望族,與宮廷的關係十分密切,首先看到的這件肖像畫,畫中的人物是家族中之家長 Philibert Rivière,在宮廷中擔任拿破崙的法律顧問:

典藏羅浮宮-008-13.jpg   

Philibert的妻子Marie Françoise則是秀外慧中,兩人看起來還有點夫妻臉:

典藏羅浮宮-008-14.jpg   

女兒Mademoiselle Caroline Rivière當時只有13歲,笑起來有點生澀腼腆:

典藏羅浮宮-008-15.jpg   

繼續往左移,Pierre-Paul Prudhon的作品「The Abduction of Psyché」,其所描繪的則是前面所提到的那個神話故事中西風之神Zephyrus將賽姬帶回天界交給丘比特的場景但顯然Zephyrus一個人抬不動,只好央請小天使的協助,是一件相當有趣的畫作:

典藏羅浮宮-008-16.jpg   

再往左看,這一幅是格羅的肖像畫,畫中人物是Christine Boyer,她是拿破崙胞弟Lucien Bonaparte的第一任妻子,只可惜年紀不到25歲就香消玉殞:

典藏羅浮宮-008-17.jpg   

這件作品相當有意思的地方在於它的背景,瀑布、巨石、和潺潺的溪水完全是格羅憑空想像繪製而成的,這種畫面結構的處理方式在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中比較常見,像是蒙娜麗莎這件名作,其背景的牧野風光也是達文西自己想像出來的,是古典主義的風格之一,格羅這一件新古典主義的作品便是承襲著這種風格。 

接下來又是一件大型的油畫作品安格爾的「The Triumph of Romulus Victory over Acron

典藏羅浮宮-008-18.jpg   

這是描述羅馬開國之君Romulus擊敗了敵國Ceninenses後正耀武揚威地大肆慶祝,高舉著敵人的盔甲,而倒在一旁的便是Ceninenses的國王Acron。 

其下方的三件則是安格爾的恩師「雅克.路易.大衛 Jacques Louis David」的肖像畫作品,其中位於中央的一幅十分具有故事性,畫中的女主角是「雷卡米夫人Madame Récamier」:

典藏羅浮宮-008-19.jpg   

畫中人物給人一種古典寧靜的美感色調柔和同樣簡化了背景讓主角更能聚焦別看這件作品的完成度相當的高,但其實它是一件半成品,因為當時大衛得知雷卡米埃夫人同時也委託她的好友François Gérard 為她畫人像大衛便氣得停筆使得這一副畫少了新古典的精緻而多了些洛可可的矇矓之美。   

至於 François Gérard 筆下的雷卡米埃夫人又是何樣貎不妨也來看看目前存放於巴黎Carnavalet 美術館的這件作品是否與大衛所繪坐姿的雷卡米埃夫人十分相似

典藏羅浮宮-008-20.jpg 

雖然大衛的這幅未完成雷卡米埃夫人像未能完全展現新古典的畫功但同樣受到世人的注目而大衛的徒弟「安格爾 Ingres」便以這幅雷卡米埃夫人的斜躺的姿勢創作了一幅名作「大宮女Grande Odalisque

典藏羅浮宮-008-21.jpg   

雷卡米埃夫人畫像兩側的肖像畫,右側的是教宗「庇護七世Pie VII」:

典藏羅浮宮-008-22.jpg   

以及大衛的自畫像:

典藏羅浮宮-008-23.jpg   

大衛一生熱衷政治,他認為一個藝術家只有投身於時代的變革,才能創造出震撼人心的作品。他加入法國當時的革命政黨「雅各賓黨 Jacobin Club」,成為國民議會的主席,他經常把藝術當作政治宣傳的工具使用,甚至曾經說過:「藝術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藝術是為政治概念的勝利而存在」。拿破崙十分欣賞他的作品風格,因此邀請他擔任宮廷首席畫師,希望他能為拿破崙繪製一系列的政治宣傳作品,下一篇我們便來欣賞「達魯廳 Salle Daru」所展示的這一系列具有濃厚政治宣傳色彩的作品。 

By Pongo May 28, 2014 

註:典藏羅浮宮系列文章中所附照片均採用自網路,未註明出處,敬請見諒,若有違反著作權,煩請告知,當即刪除,謝謝! 

延伸閱讀:

【新古典】雅克路易大衛—懷抱著崇高政治理想的畫家

【新古典】安格爾—終生追求「理想美」的藝術家

 

創作者介紹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nica
  • 跟著你看了一趟羅浮宮裡的典藏名畫
    這幾天若是天氣好
    我想我會找間美術館走走
    該是充電的時候了
  • 我在假日最喜歡泡美術館了,
    每到一個國家,也一定會走訪當地的美術館,
    藝術是無價的,
    花一點時間就可以欣賞大師畢生的心血,
    真是太幸福、太值得了!
    再次謝謝Monica的光臨與留言!

    彭哥 (Pongo) 於 2014/05/31 15: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