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Tough time don’t last,

Tough people do!  

那天晚上,在公館隨意吃過晚餐之後,難得不冷不熱的好天氣,信步走進台大校園,漫無目的地閒晃,學生不多,偌大的校園,在夜裡顯得格外的冷清。繞過傅鐘,穿過數學系館,老舊的校舍,斑剝的磚牆,反倒讓人的心緒慢慢沉靜了下來。

沙漠玫瑰-01.jpg   

對台大最深刻的印象是學生時代在這裡參加「大專盃橋藝賽」,記得當時比賽的裁判長是與連戰、陳履安、錢復等人並稱「四公子」之一的「沈君山」,公開室牌局結束後,在等待密閉室完成賽事之時,沈公子和我們參賽學生進行了一場指導局,當時有幸成為沈公子的Partner,我叫成了合約局,成了莊家,沈公子反成了夢家,那副牌並不好打,沈公子見我陷入長考,便移駕到我座位後方,看了看我手上的牌,輕聲在我耳邊說了一句:「雙擠」,冰雪聰明的我頓時意會了過來,於是在拔光王牌後,靠著長門牌組,順利擠牌而完成合約,沈公子不愧是橋牌高手,一眼洞穿全局,佩服。雖然之後我也去聽過幾次沈公子的演講,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次比賽,沈公子總是氣定神閒、談笑風生的雅士風範,至今我記憶猶新,也期許日後的我也能像他一般,在任何時候都是如此的悠然自得、自在瀟灑。

沙漠玫瑰-02.jpg   

走著想著,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新生南路口,街上人還不少,無意間撇見對街的一處小店,人潮眾多,「佬墨的日出Tequila Sunrise」,店名雖然取名為Tequila Sunrise,但卻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墨西哥料理餐廳,本想去湊個熱鬧,看看店門口人潮擁擠也只好作罷,不過,店名倒是勾起了我一些酒興,乾脆回家自己調點雞尾酒來喝也不賴。 

回到家中,翻了翻酒櫃,取出一瓶Tequila,再翻了翻冰箱,瓶瓶罐罐一大堆,卻獨獨少了柳橙汁,無法調出Tequila Sunrise,嗯,今天就來調一杯Deserts Rose 沙漠玫瑰吧。

沙漠玫瑰-03.jpg   

Deserts Rose其實是一種生命力十分強靭的植物,有玫瑰般一瓣一瓣圍繞著的花朶,在沙地上一樣可以存活,因此有沙漠玫瑰的封號。Deserts Rose雞尾酒是以Tequila為基酒,為了提昇口感及香氣,因此加了一些Triple Sec柑香白酒,等量的Lime則是讓酒帶點酸,糖水則讓酒帶點甜,微帶酸甜的滋味似乎一直是雞尾酒的主流口感,最受歡迎,尤其是女性朋友,就愛這種味道。接下來是調色澤,紅石榴汁帶出紅色,最後用鳳梨汁加到滿,整杯Deserts Rose就呈現十分討喜的鮮橙色。

沙漠玫瑰-04.jpg   

 

拎著Deserts Rose回到了書房,這一方斗室一直是我個人的私密天地,在這裡我可以盡情地與我喜歡的音樂、書籍、影片、咖啡、醇酒、網路共處一整個夜晚。或許是因為住在山上,入夜後整個世界變得出奇的靜,只有風聲,和偶而傳來旳蟲鳴,這種沉靜會讓人的思緒特別的敏銳,也會讓情緒放大好幾倍,更容易感動,也更有感覺。 

 

啜一口Deserts Rose,在冬夜裡獨飲特別有FU,倒不是它微酸的口感,而是那股沁涼,直通心靈深處的那沁涼,滑過舌間,直接流入心裡,不自覺地顫動。

沙漠玫瑰-05.jpg   

Deserts Rose,我沒有實際看到過這種植物,但光是知道她可以在最惡劣的環境下生存,便對她有了一些些的憐惜,任何能在逆境中成長的,都應該受到更多的鼓舞與關懷,畢竟在逆境中最受到折磨和摧殘的不是身體,而是那顆絕不低頭的心。

沙漠玫瑰-06.jpg   

Deserts Rose也是一首歌曲的名字,由英國搖滾巨星史汀 (Sting) 和阿爾及利亞歌手Cheb Mami搭配合作的一首極富中東地區阿拉伯風格的一首靈魂搖滾歌曲,啍唱之間,有一種漫不經心的頑劣味道。

沙漠玫瑰-08.jpg   

如果看MV,史汀一路坐在Jaguar的名車當中,司機還是一位裝扮像青蜂俠的女生。我喜歡積架的車型,尤其是車頭的部份,奔騰而起的美洲捷豹,加上車前進氣口復古典雅又略帶流線的造型,配上兩大兩小的四顆頭燈,超正點。

沙漠玫瑰-09.jpg   

就雞尾酒而言,我一直對Tequila情有獨鐘,光是Tequila這名字的發音就可以讓人感受到一股熱情,彷彿可以想像大草帽和寬斗蓬下嗆辣的墨西哥熱情,就這樣莫銘地喜歡上了Tequila。剛開始學調酒,調的也多半是Tequila based的雞尾酒,連偶爾到各式各樣的Pub,點的也都是Tequila cocktail,沒辦法,就是很難抗拒它的魅力。 

在沙漠地區有一種重晶石結晶現象由於外形像極了玫瑰,因此也叫做Deserts Rose:

沙漠玫瑰-10.jpg   

法國建築師Jean Nouvel在設計卡達爾國家美術館時便以Deserts Rose做為他設計的基礎概念,他用大小不一的圓盤不規則地堆疊、延伸,整組建築物就像是植物一般,不斷地沿著地面蔓延攀爬,所不同者,沙漠玫塊是在沙裡,而這棟建築是在水邊,但從側面遠觀仍可以感受到設計師的動人意圖。

沙漠玫瑰-12.jpg   

大自然的豐富蘊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但滿足了人類的口腹之慾,同時也啟發人類的心靈與智慧,就像阿爾卑斯山啟發了理察史特勞斯,因而創作出令人讚嘆的交響曲,只是人類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回報大地之母,在創造人類不斷演進的文明之際,這是值得你我好好深思的課題。 

拜網路之賜,我可以在小小一方斗室巡遊全球,也可以隨時搜尋知識世界的每個角落,心血來潮時,也可以在網路上尋找一些新的酒譜,結交各國同樣喜愛雞尾酒的同好,生活也因此而更加的豐富而多采。 

再啜一口Deserts Rose吧,未來會是如何,無人能事先知曉,科技加上創意,無限想像的空間,無盡的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會更美好,更令人期待。 

Deserts Rose配方:

  •       1 oz Tequila
  •       1/2 oz Triple Sec
  •       1 oz Lime
  •       1/4 oz 紅石榴汁
  •       1/2 oz 糖水
  •       5 oz Pineapple Juice 

 

By Pongo @ July 22, 2017

註:本系列 (微醺的滋味) 所附照片均採用自網路,未註明出處,敬請見諒,若有違反著作權,煩請告知,當即刪除,謝謝 

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未成年請勿喝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美食、藝術、微醺的品味人生

彭哥 (Po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